欢迎光临大型vr体验馆网站,全真模拟施工险情,增强工人安全。

[广州 超未来ai科技教育体验馆]专访AI教育领路人Rose Luckin:当AI碰撞教育,科技范的未来教育什么样? | 2019 T-EDGE

作者:梦兮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7      浏览量:0
Rose Luckin“数据对AI来说

Rose Luckin

“数据对AI来说至关重要,可以帮助人们分析其行为和认知方式。如果我是老师,我会指导学生如何用AI来了解自己的行为。”

在2019T-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,伦敦大学教授 Rose Luckin阐释了AI教育结合后的教育新方式。

Rose Luckin是2017年塞尔登名单“20位最有影响力的教育人之一”,她还是AI在教育领域应用的专家,在国际人工智能教育协会(AIED,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Education)执行委员会担任委员。

她还是伦敦知识实验室负责人。这是一所由50名社科专家和计算机专家组成的英国权威知识机构,主攻计算机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,协助跨学科的合作。

Rose Luckin指出,AI之所以能与教育产业碰撞出火花,根源在于大量的数据、成熟的AI算法以及计算能力。

虽然主张用AI去变革教育产业,但她认为AI只是辅助,其发展是为了拓展人类智慧,人类智慧才是产业变革的关键力量。 而AI与人类教师各有优势,可以各司其职,相辅相成。

在钛媒体2019T-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,Rose Luckin接受了钛媒体专访,就AI与人类教师如何“各司其职”、AI伦理与应用边界、“AI+数据”对教育的助益,以及中英AI教育差异等问题展开讨论。

AI与人类教师如何“各司其职”

钛媒体: 在您演讲中指出AI具有局限性,想知道哪些是可以被AI化,哪些是不能被AI化的?

Rose Luckin: 在教育领域里要寻求合适的方式使用AI。首先,AI的适用场景是基础性辅助性的教育工作,比如在一些语言培训课程中我们已经运用到了AI。

其次,在行政工作中,教师平时需要观察学生的日常表现和反馈,这种工作也可被AI替代。最后,对于有视觉或听觉障碍的学生,AI可以帮助特殊群体去“补足”听力和视觉,助益他们的学习过程。

教育场景下教师的角色体现在两方面:第一是情感能力,第二是社交能力上。需要与学生交互的复杂社交情景中,就需要教师来负责。

至于AI具体能如何帮助到教师,现在 我们在教学中会运用大数据和AI,这样不仅可以了解学生在各个学科上表现如何,也可以在认知和情感层面上,了解学生的情绪和精神动态。 这样就可以通过AI和大数据补足我们元认知的能力。

钛媒体: 能否阐释下您强调的元认知概念的涵义?

Rose Luckin: 元认知是不太好理解的术语,它包含了许多不同的能力。比如,提前规划就是一种元认知能力,在受到干扰时能有意识收回注意力也是一种。另外,准确了解知识图谱中哪些知识是学生已知的,哪些是未知的。通过大量信息收集和积累,就可以使得老师判断学生所擅长的领域是哪一种。

钛媒体: 当前观点认为AI更多负责重复性基础性工作,而教师则负责情感输出。国内已经有公司推出了AI教师,一个真人教师能操作十几个虚拟分身上课,如何看待这一应用前景?

Rose Luckin: 如果真人老师无法去课堂教学,我认为还是比较有帮助的。但我认为更重要的场景是远程教学。在远程教学的场景中,教师依然可以在AI的帮助下与学生互动。我认为远程教学的场景更有价值,因为AI是替代了一部分老师的教学,而非像虚拟分身一样将人类教师完全替代。

谈AI伦理与应用边界

钛媒体: 国内有学校引进了一种运用脑机接口技术的“黑科技头环”,校方会要求学生佩戴头环检测注意力,并将注意力打分传输给老师,这一事件在国内引发了争议。当AI与教育结合越来越紧密,你认为是否会有技术滥用的情况出现?

Rose Luckin: 我了解到有些案例也运用了类似的技术。提及技术滥用,我认为不是技术本身有问题,而是使用方式出了问题。像刚才这种监测注意力的设备,如果能让学生了解在哪些环节注意力容易走失,帮助其了解自己、提升专注度就会带来比较积极的效果。

我也在演讲中指出,内在动力才是学生最大的动力源,如果不去寻找学生内在的动力源,其实外界的力量没有太大的帮助。

钛媒体: 提到技术滥用的问题,你认为在教育产业中,AI应用的边界在哪里?

Rose Luckin: 你提到的问题我也非常关心,因此我也和教育委员会等合作方共同成立了伦理道德委员会。但我担心的是,如果我们太过担心伦理问题,反而会错失AI在教学中带来的福利。

因此,我们要了解AI会涉及哪些伦理问题,在哪些层面会给人带来怎样的伤害,再通过一定的管理和规则制定去尽量避免带来的伤害。

但我们更应注意的是, 伦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下,伦理问题的定义和边界都会有所改变。 比方说,在一个文化场景中受到抵制的伦理问题,可能在另一个文化场景中就可以接受。或者某一个伦理问题,随着时间推移就能逐渐被人所接受。

另外,有些红线是很明显不能触碰的,比如用电击方式去惩罚走神的学生。 但更多时候伦理问题是比较模糊,尚待商榷的。这时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过程更透明,给家长和学